主页 > 大蒜籽价格 >

嘿,你吃大蒜的样子真好看!

2019-06-04 18:07

  

  周末去市场,在一溜青青绿绿的西芹、韭菜边,看到一堆大蒜,表皮红润,色泽柔和,一看就是刚从泥土里来到人间,我选了几头回家,剥的时候,它们温柔地呆在层层蒜衣下,白白亮亮,饱满湿滑。

  

  右手面条左手蒜是最地道的吃法,蹲靠墙角或者大树,咬一嘴蒜瓣,吃一口面条,呼呼噜噜就把那一大碗面吃个精光,这是我幼年时候的场景,也是至今我的乡村父辈们的姿势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吃饱喝足,倘若让他们端坐在八仙桌上,温文尔雅吃得不露声色,对他们来说就是煎熬。

  大蒜是乡村父辈们不可或缺的佐餐食物,播种,收获,他们认真的程度一如对待主粮小麦。漂泊经年,在我的味觉里,氤氲的蒜香常常能让我沿着记忆的脉络,在颠沛的旅程寻到故乡的安宁。

  

  ▲图片来自小羲的博客

  蒜的吃法和对身体健康的功用或许是所有蔬菜里最多的吧,烤食是其中之一。我小时候轻微咳嗽时,母亲就会拿一头大蒜,埋在灶台即将燃尽的火堆灰里,三五分钟之后,外表烤焦,通体软黄的烤大蒜,飘着屡屡奇香便弥漫了我的口腔,咳嗽也不治而愈。原理我不知道,我所知道的是,大蒜杀菌。

  

  《本草纲目》《普济方》及历代医学典籍记载,以蒜为方的治疗或食疗病症有数百种之多,诸如用“黄连煮大蒜,治肝火;”、“大蒜捣碎,贴两足心,亦可贴脐中,治疗痢疾腹泻”等等,似乎可以内治外治混合治。

  

  当然了,我们不能据此认定,大蒜是灵丹妙药包治百病,但作为健康食物的存在,大蒜的地位,或不次于人参。

  我常常认为,那些对蒜味反感的人要么是矫情做作,要么是故意装叉,在自己家里,说不定他(她)们一粒一粒,吃的比谁都津津有味儿,如果谁说自己从不吃大蒜,那他(她)一定是不健康的。

  

  德国著名的汉学家顾彬认为:

  “谁身上没有大蒜的味道,谁就活不长”

  看到他这样说,我竟赞同地笑了。然后他还说:给德国朋友做菜时,他们会马上问你放大蒜没,意思是没大蒜为佐料,菜就没有味道。

  

  但是与台北或北京的诗人们在一起吃饭就不得劲儿,顾老爷子说:

  “他们要我多翻译他们的作品,一辈子翻译他们的作品,不过,他们的‘一辈子’和我的‘一辈子’要多长呢,他们的一辈子不会很长,而我可以活到102岁”。

  原因是:

  “他们不吃大蒜,而我一个接一个的吃,为他们而吃。因为我有任务,让不吃大蒜的诗人在我的翻译中得到长寿。”

  看似玩笑话,却隐藏着生命健康的密码。

  

  或是大蒜那鲜辣的汁液浸润着丝缕的辛嗞,为人类躯体注入了某种顽强的活力,于是也抑制了人类身体里的某些毒素?谁知道呢。

  

  我们所知道的是,自从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带回大蒜后,大蒜就风靡于神州的每一个角落了,从东北乱炖到蒜泥白肉,从西北面馆到粤地酒楼,从中原的蒜汁捞面到京城的蒜蓉青菜,大江南北的餐桌之上,大蒜已然成为菜肴里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  ▼来感受下诱人的蒜香

  

  自早期的农耕社会时期乃至今日,自给自足的小菜园里,不管种什么,也都有大蒜的立足之地,而我们也不曾亏待这枚故乡在西(中)亚的大蒜,剥一瓣生吃,或者烹制菜肴时放在锅里,让这枚漂泊已久的蒜丰富我们的味觉,滋养我们的生命。

  

  或许你依然认为,行走于光鲜的人群间,美女帅哥身上不应该有大蒜的味道,但是请一定记住,不要反感,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,嚼几瓣大蒜下饭,那才是健康生活的最佳姿势。一如顾老爷子说的,“一个美人身上没有蒜味不算美,没有吸引力,因为她比我早死,她早死,她的美有什么用呢?”

  END

  作者|放猪江湖

  本文由食研所原创

  中国肉类协会出品

  或加入食研所美食健康群

  请添加微信: cma-shiyansuo

相关文章推荐
精彩推荐 更多>>
秋播大蒜四部曲
大蒜畸形薹的原因与预防
大蒜出苗后可以用哪些除草剂除草
<strong>巧管理收获高产大葱</strong>
大蒜收获技术要点
文章推荐